热门关键字:
在线询价
当前位置 : 首页 > 在线询价

中国人老挝赌博:铁钉进人体女子被扒光

来源:本站 作者: 时间:2019-01-25 20:33:50 点击:

  ]近年,老挝逐渐成为赌博天堂。而这和中国政府的禁赌行动密切相关。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,中国周边国家,如俄罗斯、缅甸、越南等等,纷纷紧挨着中国边境线设立赌场,目标多是禁赌的中国。

  邱的哥哥在深圳开烟档。而“土匪”父母双亡,哥哥和姐姐在广州打工,每人每月收入3000多元钱,哥哥至今单身,姐夫的工作是安装空调。在“土匪”打了很多电线万元钱,让他度过一个平安的春节,否则一定会遭到毒打。

  阿铁被打得很惨。他的母亲去世了,父亲又再婚。他的父亲是包工头,也好赌,每次打通电话时,父亲都在麻将桌边。因此,无论阿铁如何哀求,父亲也没给他汇一分钱。阿铁在白石洲有一个漂亮的女友,职业是“小姐”,平时,无所事事的阿铁靠女友生活。但在他被扣押之后,女友很快和别的男人好上了。因此,阿铁不久被送到“死单房”(死单,即被认为是无法还钱的人)里。

  凡20天内一分钱没还的人,就被关进死单房,每个月还要交1500元的生活费。后来,阿铁告诉“土匪”死单房里的种种情形:一个死单房仅有2张床,但同时关押十几个人,有男有女,每天每人只能睡2小时,别人睡觉时,其他的人被安排站着,或坐着,或跪着。跪着的必须跪直了,如果内保通过监控看见你跪得不够直,就进来打。每人每天都要在瓷砖地面上跪六七个小时。上厕所或者冲凉,无论男女都不能关门,因为春节前,一个女人在厕所里实施自杀,后被发现,但还是遭到毒打。在死单房里,他们每天仍被“逼单”,“逼单”时,被内保拳打脚踢。内保们还用电棒电击男人的生殖器。

  “土匪”被关押的房间距离死单房较近,他每天都能听到惨叫声。其实,除了死单房,凡是被关押在红云宾馆其他房间的人,在被逼单时,同样会遭到毒打。“土匪”每夜都做噩梦,梦见自己被关进死单房。

  3月5日,在获得自由后的第一个晚上,“土匪”睡在磨丁的一个小旅馆里,但他以为自己仍住在红云宾馆。他于3月6日凌晨2点左右入睡,到早上,他做了三个恶梦,口里喊着“赌博”“逼债”之类的词。

  邱华在获得自由后,并没有立即回国,而是和阿铁、“土匪”商量解决的办法,最后决定由邱回国,带人来赌,通过“洗码”收益,为“土匪”和阿铁平单。邱立即回国,2月2日,他又带着“小如”和阿朱回到老挝。他们都是在赌场上结识的。

  结果,阿朱输了5万元,在家人汇款平单后回国。“小如”签了10万元的单,全部输光,但她洗码返还5万多元,剩下4.8万元的债。家人给她汇了3万元,仍欠赌场1.8万元,因此被扣押至今。

  2010年春节,邱是在磨丁赌场度过的。他很快和内保们打成一片,内保们有抽小麻的,他也抽。他每日还跟“表姐”借得几百元钱,去经济特区的另一间赌场龙虎娱乐城里赌博。

  春节后,邱找到“陈总”,想继续在9号厅签单,“陈总”不再给他签单,劝他不要再赌了。但邱找人在3号厅签单10万元。最初他赢了3万元,他给妻子寄了1万元,给“土匪”平单1万元,然后接着赌,最后全部输光。

  “土匪”每天催促邱回国,他认为只要邱不再赌,他们就有办法还债。“只要他介绍赌客到老挝来,光洗码就赚很多钱,那时候,我们还计划将来带小姐过来卖淫,这里收费很高”。

  这次输钱,邱没有告诉妻子。李莉说,如果她知道他输了钱,她还会借钱救他,他也不至于死掉。邱的手机显示,在2月19日凌晨坠楼之前,他只给“表姐”打过电话,而那时“表姐”已经关机,因此,邱坠楼的真正原因成谜。

  原本靠拉客、洗码挣钱的“表姐”无限惆怅,赌厅不再给身无分文的人签单了,除非随身携带的银行卡里有几万元钱,才会给他们签10万元的单。外联们议论说,在邱死亡前后,这个赌场共死了6人。邱的遗体被送到中国勐腊县磨憨派出所后,中国警方到老挝调查,随行的还有新闻媒体。赌场开始紧张了,将关押在死单房的人放出来,住进红云宾馆看守,也不再毒打了,所有手机都被没收,如果打电话、发信息,内保都在旁边监督。

  因为不再签单,赌场里的人越来越少,“再不签单,赌场很快就要关闭了”。“表姐”在深圳生活了20多年,但没有房子,她又无颜回老家找儿子,已经50多岁的她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在哪里。但她有时又乐观地估计,也许不久赌场又会签单,毕竟经济特区还在继续建设,如果没有赌场,这些投资将会打水漂。

  3月5日,“陈总”带着一个身高1.8米左右的小弟,找到一个叫“阳阳”的外联。身高1.8米以上的“陈总”指着这个年长他的女人大骂粗口,那名小弟遂上前,揪着她的右臂,连扇她两个耳光,并拉着她说,“关起来!”女人吓得大哭。原来,她拉的几个客人来到老挝后,因为身无分文,“陈总”不再给他们签单,于是,她将客人转给别的赌厅。“陈总”得知后怒火万丈。

  “阳阳”、“表姐”等等外联,都有相似的背景:因好赌而输得倾家荡产,然后,成为赌场的外联,她们以前在赌场结识的朋友,都成为她们发展的资源。在老挝,她们常有被打、被关的危险,但是她们仍要寄生于赌场,“阳阳”还将情人和她18岁的女儿都带到老挝赌场。

最新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
推荐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