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门关键字:
在线询价
当前位置 : 首页 > 在线询价

10名身陷老挝赌场人质获救 受虐待伤痕累累(图)

来源:本站 作者: 时间:2019-04-07 22:20:37 点击:

  继首批5名身陷老挝赌场的人质获救之后,在湖北、云南警方的努力下,又有10名人质获救,其中8人是我省襄樊、十堰人。

  “总算是死里逃生,就算被中国的公安关起来,心里也踏实多了!”前日深夜11时,记者在云南省勐腊县公安局,见到从老挝获救的襄樊人质李青,他要了一根烟,长长地舒了一口气。由于被赌场内保打得遍体鳞伤,他难受地躺在椅子上,接受完民警的询问笔录。

  记者看到,这里还有另外7名获救人质也在接受民警询问,其中包括一名贵州女子和浙江男子。加上此前两天分别有一名来自我省十堰和襄樊的人质获救,截至目前,自首批5名人质(其中2人是湖北人)获救以来,又有10名人质获救,其中8名是我省襄樊、十堰人。

  这些人质个个面黄肌瘦,身上伤痕累累。记者看到,有一民警在做笔录时,拿起来自襄樊的获救人质王伟的身份证,再看看王伟本人,面带疑色地问道:“这是你吗?”

  此前不久,湖北解救小组民警与勐腊警方一起,将这些获救人质带到餐馆吃了晚饭。一位解救小组民警告诉记者:“这些获救人质个个狼吞虎咽,上一盘菜就风卷残云,一扫而光,其中好几个人都吃了四五碗饭。”

  因为这些获救人质偷越国境参与赌博,勐腊警方依法给予其行政拘留的处罚。昨日凌晨,这批人质被关进了当地的拘留所。为了固定证据,深挖此案,昨日上午,勐腊警方又为他们的伤情做了法医鉴定。截至记者昨晚发稿,获救人质及案件尚未移交我省解救小组。

  据了解,2月16日,我省公安厅率领的解救小组到达昆明后,云南省公安厅派专人接洽,将解救小组带到西双版纳州公安局和勐腊县公安局,协调解救方面的工作。解救小组民警告诉记者,他们无法越境执法,主要是依靠云南公安机关与老挝警方协调。他们来云南的10多天中,陆续接到我省受害者家属的报警,一共报了27个需要解救的湖北籍人质名单,但解救难度相当大,至今只解救出了10个湖北籍人质,还有17个湖北人尚处在老挝赌场的拘禁之中。

  “我知道父母为了救我卖房卖粮,借了很多钱,我一定努力赚钱还债……”12月24日,获救的襄樊市宜城青年万明告诉记者。

  万明说,11月24日,他的一个朋友约他到云南玩一趟,还说飞机票、路费全部报销,到了才知道这是老挝磨丁的赌场。他的朋友认识一名赌场的女子,该女子拿来10万元的筹码,又借走其中的几万元筹码输掉了,剩下的筹码都是万明赌输了,他很快被赌场扣押。

  万明的老家在宜城市小河镇农村,父母靠种几亩地为生。此前万明的父亲告诉记者,儿子28岁,去年结的婚,和妻子本来在武汉开餐厅,生意不好就没做了。

  12月初,儿子突然给家里打电话说,他在老挝欠下赌债,让父母赶紧想办法汇钱来。电话中,儿子被打的惨叫声,让做父母的听得心惊肉跳,又气愤又心疼。

  为了筹钱,父母将家里的口粮都卖了,又将一间正屋卖掉,求遍亲朋好友,这才陆续筹到8万元,于12月6日、7日、13日分3次汇款1万、3万和4万元。

  12月22日,万父给记者打来电话说,都已经汇了这么多的钱,儿子还没有回来。记者嘱咐他不要再汇钱了,省公安厅已派出解救小组,前往解救他的儿子。

  24日,当儿子打电话告知父亲,他已回武汉的消息后,万父当即给记者打来电话,表达深深的谢意。不过,万父忧心忡忡地说,妻子有高血压,常年生病需要治疗,小女儿还在武汉上大学。“田里的收入一年也就几千元钱,现在欠下这么多的债,日子可怎么过啊。”

  前日深夜11时,被老挝赌场保安打得遍体鳞伤的李青,躺在勐腊县公安局办公室的椅子上,接受完民警的询问笔录。

  李青是襄樊市襄城区卧龙镇人,父亲去年因患肺癌去世,家中还有母亲和上初中的女儿。在来老挝之前,他已染上赌瘾,在襄樊玩时,他将借的五六万元盖新房的钱都输掉了,妻子与他离了婚。

  今年10月18日,听襄樊的朋友说可以为他报销路费,只需带身份证到老挝磨丁赌场,就可以签10万元的单玩,这对李青这个嗜赌成性的人来说,无疑是一个致命的诱惑。“我还记得我是19日晚上到的,20日我就签了10万元的单,从上午8点到10点,两个小时就输光了!”李青告诉记者,最开始他比较保守,赢了5000元,可后来一注就是一两万元,很快就输光了。

  当天,李青就被赌场扣押。和他关在一起的一共有50多个中国人质,在与其他被扣人质聊天时他才发现,这个赌场很黑,只要是下注超过1.5万元以上,基本上都是输,即使有赢的赌客,那也是赌场安排的托儿。

  因为家里没有一分钱寄,在被扣押的两个月里,李青被打得很惨。饿得面黄肌瘦的他,掀开袖子和裤子,胳膊和小腿都肿得很粗。这些还只是外伤,李青说,因为胸口经常被踢,现在一直隐隐作痛。“自家债台高筑,身无分文,难道就没有考虑输了钱还不起的后果吗?”

  面对记者的疑惑,李青的回答十分干脆:“去赌博都是想赢钱的,哪里还考虑输?”他向记者介绍,这是赌徒的普遍心理,赢了嫌少还想赢,输了后悔想扳本。(注:报道中的当事人均为化名)

最新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
推荐文章